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华侨文化交流基地

走进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贵州-抗战公路-晴隆二十四道拐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抗战公路-晴隆二十四道拐


基本建设情况

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位于贵州省黔西南州晴隆县南郊晴隆山山脉西南端,古称鸦关,原是蜿蜒的古驿道是古代入滇的必经之地民国24年(1935年),由工程师邹岳生领队勘测设计,由西南公路局局长曾养甫督工动工,于1936年竣工,是黔滇公路的必经之路。该路段全长4公里,宽6.2-7.1米,蜿蜒于晴隆山山脉西南坡,为砂石路面,垂直高度250米,直线距离350米,坡道倾角大于60°。全路段呈24个“S”形,故称“二十四道拐”

历史背景及意义

抗战爆发后,中国当时沿海重要港口基本都失陷,而西北公路滇越铁路也由于国际局势的变化,先后中断。为了打破了日军对中国抗日战场的陆上国际封锁,将中国在国外购买的和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运抵前线,中美两国先后修建开通了滇缅公路19388月竣工通车)、驼峰航线始于1942年,终于二战结束)和中印公路19451月全线通车),大量物资运达昆明以后必须要经"二十四拐"的滇黔线才能送到前线和当时中国"陪都"重庆。“二十四道拐”成了中缅印战区交通大动脉。

日本一直对“二十四道拐”耿耿于怀多次派飞机自河内起飞对“二十四道拐”进行轰炸,欲截断黔滇咽喉终因其隐于深山不便轰炸而作罢,但日军并不死心,又多次轰炸与“二十四道拐”血脉相连、休戚相关的北盘江铁桥——盘江桥,据相关资料显示,仅仅19406月至19415月间的近一年时间里,日军就6次出动54架飞机对晴隆的“二十四道拐”和盘江桥进行轰炸,共投弹215枚。194168日,日机编队9架自广西经云南转入北盘江上空,躲过了设在盘江桥附近半坡塘的国民政府高炮连的监视,日机连连投300-500磅的高炮弹9枚,击中桥身及桥基。盘江桥被毁后,北盘江两岸滞留的军需民用卡车1000余辆达三日之久。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陆军准将约瑟夫.史迪威受任美军中缅印战区总司令兼盟军中国战区总参谋长,美陆军部长史汀生要求史迪威维持中缅印战区的运输能力1942年,美国的公路工程部队1880工兵营进驻贵州睛隆修筑滇黔公路,驻扎在沙子岭3公里处(又称美国车站),由其连长麦顿负责,用美国制造的水泥砌挡墙,对二十四拐进行维修,在当地群众的配合下,完成了修路任务19425月,日机又击中盘江桥一次,但中国军民和美军并肩作战,在盘江铁桥每次被轰炸后马上实施抢修,并于晚上用轮渡和架设浮桥等方式摆渡过往的行人车辆,从而保证了滇黔公路战略通道的畅通。美国工兵一直驻守到日军无条件投降后一个多月才逐渐撤离。

二十四道拐”记载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艰苦卓绝的历史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是中美两国人民携手并肩抗击法西斯历史见证,记载了世界华人华侨的爱国情怀。

抗战期间有一支特殊队伍,他们是由3000多名南洋侨胞组成的“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1938年,由于缺乏汽车司机和汽车修理技工当时的国民政府急电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希望派出技术精湛、不怕苦、勇于献身的汽车司机和汽车修理技工给予援助,南侨总会和各地分会,从大量报名的人员中选拔了3000名合格者,从19392-9月,分九批回国,他们均来自南洋各地,其中有工程师、教师、经理、店员、医生、工人、党派领袖,有富家子弟,也有失业者,他们满怀爱国激情,带着“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的誓言,回国投身抗日卫国战争。这是华侨史上一次人员最为集中、组织最为有序、经历最为悲壮、影响最为深远的爱国行动。华侨机工出生入死,往返于抗战公路上,源源不断将军用物资地运送到我国抗日各战场;在蜿蜒盘旋在崇山峻岭的公路,面对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无人退缩,用血肉之躯筑起了抗战生死运输线。据统计,华侨机工每月运送了军用物资达1万余吨,从19393月至19425月,华侨机工共运送中国入缅作战远征军10万人,抢运了军火物资45万吨,抢修的军、民用车上千辆。抗战胜利后,当年3000多名华侨机工幸存2000余名,1000多人返回南洋、1000余人留居国内,1000余人为祖国的抗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成为中华民族的英雄,海内外炎黄子孙永远没有忘记他们的历史功绩。

当代花木兰”李月眉

1940年某日,滇缅公路上就发生了一起车祸,司机脑震荡,身负重伤。刚好经过的南侨机工杨维铨见状立即停车,抢救伤员。杨维铨不仅将这位伤者李月眉送到医院,还留在医院照顾了他一段时间。一个月之后,李月眉向他合盘托出事实,原来她是一名女子,真名叫做李月美。原来一年前,新加坡富商之女李月美看到征召的倡议书,也去报名。可是筹赈会却以不收女性为理由拒绝了她。李月美心里不服气:“爱国还分男女吗!”她想起古代花木兰从军的故事,就穿着弟弟的衣服,扮成男性,跑到一个没什么熟人的街区,化名李月眉成功应征。同年2月,李月美和其他清一色的男子机工,从新加坡上了轮船,几天几夜后到达安南,换乘火车进入昆明,被安排在贵州的“红十字会”当司机。廖仲恺夫人、著名社会活动家何香凝女士特地题写“巾帼英雄”红绸锦旗赠与李月美。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侨务委员会特为李月美颁发奖状称:“华侨机工李月美,热心爱国,敌忾同仇,抗战军兴,应募服务,前后七载,备至勤劳,应予嘉奖。”——赵老实 《滇缅公路上的“当代花木兰”》


抗战家书白雪娇

爱的父母亲别了,现在什么也不能阻挠我投笔从戎了,我知道父母亲一向是明情达理的,对子女的行动,是不会有异议的。我之所以不别而行,这是女儿勇气不够的缘故,因为骨肉之情,总是难免的,我深恐突然提出这件事,母亲一定会激动而流泪的。我虽然是立志报国,为了这天生易感动的弱质,或许是会被私情克服的,所以为补救这劣点,只得硬着心肠,瞒着你俩走了。我知道,母亲是会因此伤心一场,但是我相信,父亲是不会因而责怪女儿的,相反的,一定是会引以为荣的。

走之前,我是难过极了,在每分钟内,我的心起着往复数次的矛盾冲突,家是我所恋的,双亲弟妹是我所爱的,但是破碎的祖国,更是我所怀念热爱的。所以虽然几次的犹豫踌躇,到底我是怀着悲伤的情绪,含着辛酸的眼泪踏上征途了。

这次去,纯为效劳祖国而去的,虽然我是社会上一个最不注意的虫,虽在救国建国的大事业中,我的力量简直是够不上“沧海一粟”,可是集天下的水滴而汇成大洋。我杀望我能在救一的汗流中,竭我“一滴”之微力。

亲爱的双亲,此去虽然千山万水,安危莫卜,是不免凄惨心酸。但是,以有用之躯,以有用之时间,消耗于安逸与无谓中,才是令人哀惜不置的,因为生活就是斗争,尤其是在祖国危难时候,正是青年人奋发效力的时机,这时候,能亲眼看见祖国决心斗争及新中国孕育的困难。自己能替祖国做点事,就觉得此是不会辜负了。

女儿是不孝的,望双亲宽怀自慰,善自珍重。临行匆匆,谨留此作别,后会有期。最后,敬祝健康。

女儿雪娇留书

廿八年(1939年)五月十八日

祖籍安溪龙门镇的女青年白雪娇(又名白雪樵),曾就读厦门大学中文系,后回到槟城在协和华侨学校当教师。知道陈嘉庚的号召后想报名参加,但她心想自己是女性,父母一定不会答应,于是她就瞒着父母,化名施夏圭报名应征,这是他临行前才给父母留下告别信。

白雪娇回国后,多次要求上前线抗战,没有得到同意。后在邓颖超的建议下,白雪娇转到四川成都就读齐鲁大学,参加大学生抗日宣传队,从川北徒步治途宜传抗日,最后抵达陕西省。抗日战争胜利后,白雪娇回到槟城父母身边,在一所华文学校当校长,并参加当地反殖民主义的革命活动。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白雪娇心情无比激动,她带领华校的教师,参照报纸的资料,做了一面五星红旗,在华校的上空升起,这是槟城上空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然而,正是这个举动,殖民当局认为其是中共嫌疑分子,将其速捕坐车,并于1951年把她驱逐出境。经过77夜的海上漂泊,白雪娇再次回到祖国,被安排在广州师范学统中文系工作,她梦寐以求为国效劳的时刻终于来到了。她勤勤恳恳工作,由于表现突出,不久便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她更是忠心耿耿,为党的革命建设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她将两个女儿取名耿平、耿凡,寓意要在平凡岗位上忠心耿耿为党工作。

宁可人亡 不可车毁”

沈护权于19392月告别了他的父亲和弟弟,随第二批机工团约300多人都是20—40岁的年轻人,从新加坡乘船到达越南,在河内又改乘滇越铁路窄轨火车直达昆明……他被分配到驻滇西保山的11大队,大队长叫温天倚(湖南人),副大队长谢传禄,报名后被编入陈光强(海南人)率领的运输分队。最初,沈护权奉命到遮放接车,把从美国买回来的大卡车开回昆明,接着将武器弹药运往贵阳,整个滇缅公路长约1200公里,单程得走七八天,属他们中队运输任务的地段,山路险峻,路基很坏,道路崎岖,非常难走,雨季形成烂泥路,还时常出现塌方,贵州的山路俗称“七十二道拐”,加上日机炸的坑坑洼洼,行车分外艰难。贵阳的冬天也特别冷,车到了哪里,要很快把水箱的水放掉,第二天走时再装上水。当时人们都称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机工们加了一句“天无一日干”,沈护权激动地说:“这些抗战救国物资是世界各地华侨投资买的,我们每个机工发下誓言:“宁可人亡,也不可车毁。”

——南侨机工沈护权后人沈伟鸾《赤子之心回国抗战》

晴隆“二十四道拐”以其雄、奇、险、峻展示了这条运输线上罕为人知的“超现实的图景”,成为英勇抗击日本侵略的遗存,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成为中国抗战史上中华民族不畏强敌,不惧艰险的象征,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这一历史鸿篇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为“和平”这一人类主题增加了一份含金量重的史实,成为抗战公路的重要文化地标载入史册鉴于晴隆24道拐抗战公路的历史、科学和文化价值,20065月,国务院将其公布为全国第六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被贵州省委、省人民政府命名为“贵州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49月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201612月被中国侨联确定为贵州省首个“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201710月批准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入选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三期总体建设方案。

“二十四道拐”之发现、发展

1945年,美国随军记者约翰·阿尔贝特从重庆去昆明途经晴隆,拍摄了一张“二十四拐”上军车运输繁忙的照片

该照片首次刊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画史——醋瓶子乔的战争——史迪威的缅甸战役》封面,标注为“中国境内史迪威路之二十四拐”

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云南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沿着滇缅公路而行,试图寻找这张老照片的拍摄地点。还为此召集了许多专家学者和省交通厅史志办的人士,请他们提出可能的地点。然而,尽管他们在滇缅公路线跑了几个来回,把省内类似的地形与道路走了个遍,却始终没有发现和老照片相似的地方,寻找者叹道:“它就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云南的戈叔亚先生从上世纪80年代伊始就开始潜心研究滇缅抗战史,那张网络上流传广泛、有名的二十四道拐照片一直成为他的心结。有位在日本工作过的南京人朱宏告诉戈叔亚,日本有位编辑收藏有许多美国援华物资经过滇缅公路的照片。照片背面有英文说明,翻译如下:1945326日,美国车队到达有名的安南“二十一道拐”,位于云南沾宜到贵州贵阳之间。署名:约翰·阿尔贝特。2002年,凭着这一线索的指引,戈叔亚带着侄子到贵州去寻找他的梦想,多方打听后于31日到达晴隆“二十四拐”。在57年之后,著名的二十四道拐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

近年来晴隆县打造以24道拐为重点抗战文化品牌“史迪威·晴隆二十四道拐遗址公园”景区征收土地991亩(观景台54亩、安南古城49亩、游客接待中心28亩、史迪威小镇280亩、汽车摩托车越野赛道580亩),观景台花海流转土地200亩;投入资金近6亿元,安南古城、观景台、汽车摩托车越野赛道、民宿酒店(外立面改造38栋、装修营运5)、汽车旅馆(9栋)、普晴林场接待中心、美军加油站、木屋酒店(20栋)及餐厅、马帮山寨等项目建成投用。百家塘至观景台道路、G320至史迪威小镇道路、观景台供水、史迪威小镇和安南古城停车场、A级旅游厕所等一批旅游配套设施建成投用,二十四道拐游客接待中心(古城)、防空堡垒、观景天梯、帐篷酒店、普晴林场停车场等项目主体完成,提升改造便可投用。由省委宣传部、贵州日报报业集团黔森影视文化工作室、贵州黔北记忆旅游文化有限公司,联合出品30集电视连续剧《24道拐》,作为2015年国际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的献礼大片;大型纪录片《24道拐纪实》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正式签约;致公党中央、中国侨联多次组织海外华人华侨到二十四道拐举办纪念和教育活动;连续举办多次史迪威公路晴隆24道拐汽车爬坡赛和越野赛。随着文化宣传与体育赛事的深入开展,晴隆24道拐也将愈来愈多地得到世人认知,知名度、美誉度逐渐提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